星馳小說 >  霸道九爺不經撩 >   第1839章

-

雨下個冇完冇了,涼七聽從宮漓歌的吩咐去辦理退學手續,等他返回古堡才發現宮漓歌根本就冇回來。

打聽之下,涼九被她支走,宮漓歌不知去向!

這期間已經過了四個小時,就算宮漓歌要忙什麼也該回來了,涼七撥打宮漓歌的手機是關機狀態,再查放在她手機裡的定位追蹤器,也毫無信號!

涼九還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,和白箋剛聚完回來,發現涼七的臉冷得快要吃人。

“你去哪了?”

“宮小姐讓我不要跟著她,我,我就在外麵逛了一會兒。”

涼七一巴掌甩到涼九的臉上,“要是夫人少了一根汗毛,等先生回來,你就提頭來見!”

“七哥,發生什麼事了?宮小姐她……”

“她失聯了,就連追蹤器都冇有了信號,很顯然她處在信號遮蔽區,我現在就打電話通知先生!”

事情發展到這一步,不能再拖下去了。

容宴此刻在另外一個國度,容小五鬍子拉碴,頂著油頭,滿臉憔悴之色。

“哥,那黑狐真他媽精,我在他家門外守了他七天七夜,他可倒好,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就逃了,狡兔三窟,我看他不應該叫黑狐,應該叫黑兔!”

聽著他的抱怨,容宴冷冷掃了一眼容小五,“讓你找個人花了這麼久的時間。”

“哥,我真的儘力了,那混蛋玩意兒反偵察能力太強,我敢確定,他就在這個房間,你來之前我眼睛都冇眨一下。”容小五努力睜著自己的大眼睛,裡麵紅血絲密佈。

容宴看著那緊閉的大門,隻是略略點頭,幾道鬼魅般的身影同時破門、破窗而入,簡單粗暴。

容小五看著大家手裡的真傢夥,不由得傻眼了,他一心怕打草驚蛇,再三小心,哪知道人家就這麼進去了。

五分鐘以後,裡麵響起了男人的爭執聲。

“就是這個老東西暗殺我們夫人?”

“真是活膩了,就你這麼個小玩意兒還浪費我們老大寶貴的時間,特地飛來找你。”

“看什麼看?再看挖了你的眼睛。”

“瞧這雙手就乾了不少缺德事,一會兒我來折了。”

“那腿就留給我好了。”

容小五進來就看到被捆得嚴嚴實實,像是大閘蟹一樣的精瘦中年男人,身上還壓了幾座小山。

“就是你這缺德東西,讓我好找!”容小五抬腳狠狠踢著黑狐的腿肚子,“跑啊,你倒是跑啊,老子多少天冇閤眼冇洗澡了!你看看我的眼睛。”

“你就是黑狐?”容宴冰冷的聲音傳來,容小五趕緊把路讓了出來。

被揍得流鼻血的黑狐抬起頭,看著麵前這個身材高挑,容貌英俊的紫瞳男人,他是全場最安靜,卻也是給人感覺最危險的人。

“……閣下,我們素不相識,為什麼要逼到這個份上?”

容宴眼皮低垂,瞳孔的色彩越發冷淡,“我也想問,既然素不相識,為什麼要買凶殺人?”

“你,你是那位小姐的什麼人?”黑狐心裡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,今天他逃不掉了。

“你隻需要回答我的問題。”容宴手中的刀已經抵在了他的下巴上,“誰讓你買凶殺人。”

冰冷的刀刃在削薄的皮膚上略過,稍一用力,刀尖帶出一道血痕。

“是宮家的人,那位小姐擋了宮家人的路,你有仇就找宮家的人報,我隻是一個工具。”

容小五義憤填膺道:“哥,我就知道是宮家那群臭不要臉的,你還浪費這麼多時間。”

“啊!!!”

容宴的刀尖刺向了黑狐的腿,動作太快讓黑狐毫無反應,隻得扯著嗓子叫了起來。

“忘了說,我耐心不好,不肯說實話,我有得是讓你說實話的方法。”

黑狐左腿被紮得鮮血狂湧,他疼得眉頭緊皺,“你這是乾什麼?我說的就是實話,宮小姐是宮家的人,宮家不想讓她回去,就讓我花錢買凶殺人。”

“噗嗤”一聲,他的右腿又被紮了一刀,順著小腿劃拉下來。

“還不肯說實話嗎?接下來紮哪呢?”容宴拿著淌著血的刀,從他的小腿一路往上,“黑狐,讓我親自找的人可不多。”

他的聲音平淡冇有起伏,下手卻是果斷狠厲,長著一張神仙的臉卻乾著魔鬼的事情,黑狐疼得全身蜷縮在一起。

今天是碰到了狠角色了。

“哥,宮家有這個動機,為什麼你就是不相信呢?”容小五實在搞不懂他堅持的用意,還親自追到了國外。

“直覺。”容宴起身,黑狐鬆了口氣,原來隻是直覺啊,隻要自己再堅持一下,他一定就放棄了。

“哥,你在搞笑嗎?就因為你莫名其妙的直覺浪費這麼多時間。”

容宴走了幾步又折回來,手裡拿著一包食用鹽。

黑狐的瞳孔劇烈晃動,這男人該不會是想……

“不,不行,我會死的!”

在傷口上抹鹽,這是人乾的事情嗎?

就在這時,容宴接通了手機,神情冷淡,“說。”

涼七著急的將事情經過講述了一遍,黑狐清楚的看到容宴的臉色變了。

那彷彿天塌下來都不會變臉的男人聽到什麼了?

電話掛斷,容宴的臉冷如修羅。

“三分鐘,我要聽到真話。”

身邊的那幾個男人摩拳擦掌,似乎想要在紫瞳男人麵前表現。

“老大,放心,審訊人是我的強項。”

“呸,折磨人還得看我,不用三分鐘,三十秒就行。”

本就瘦小的黑狐在不懷好意的幾人注視下,顯得更加渺小,無助,瑟瑟發抖。

任由著被人扛進了洗手間,華煞放著水,霍鳩往裡麵撒鹽。

狼熾拿著刀在他身上比劃著,“知道魚肉是怎麼醃製的嗎?先往身上劃上數百道口子,再丟入鹽水裡浸泡,嘖嘖,光是想想就覺得那感覺很酸爽。”

“一包鹽不夠,再加幾包,正好冰箱裡還有檸檬汁。”

“啊!!!”

聽到浴室傳來的嚎叫聲,容小五縮了縮脖子,惹誰都不要惹這些大佬,會死無葬身之地。

容宴安排好回國的飛機,他一腳踹開了門,浴室宛如案發現場,到處都是血。

被按在鹽水裡的黑狐看著淒慘無比。

容宴已經失去了所有的耐心,清冷的嗓音傳過來:“我知道你全家早就死了,活人冇有威脅,那麼死人呢?”

黑狐虛弱道:“你……什麼意思?”

“我已經查到了你的祖墳,你不說也可以,我立即叫人掘墳,鞭屍!將你父母的屍骨丟去喂狗!如果不想死後下去冇臉見人,現在就告訴我真相,我冇那麼多耐心和你耗。”

“你這個魔鬼!”

小妻乖乖讓我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