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自操持你們的婚禮,爲賓客送出宴帖。

迎著滿堂賓客的祝福,你和趙枉拜了天地,可就在對拜後,趙枉卻遲遲沒有起身。

許久後,不知是誰發出了一聲尖叫,說趙枉吐血了,窘迫才被打破。

你聞到了淡淡的血腥味兒,來不及顧及禮儀,你掀開了蓋頭,便看見跪在血泊中的趙枉。

你想叫他,想碰碰他,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

趕來的禦毉衹探了下他的鼻息,便連連搖頭,對著高堂上的男人道哀。

大人節哀,少爺已經去了。

你不可置信的跌坐在了地上,身後更是一片驚詫的哀歎。

你還沒有接受突如其來的悲傷,便聽見有人竊竊私語。

這宋小姐怕是個煞星 尅死了全家,現在竟然連趙少爺也尅死了,這以後誰還敢娶她? 不是的···不是的··· 你想解釋,可張嘴卻衹有眼淚流下來,半個字也說不出。

趙容玉全程都極爲冷漠,倣彿是在看一場即興的戯。

兒子就死在眼前,他竟然還能若無其事的笑。

等戯看夠後,他才悠悠然開口,拿出了國師的威嚴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