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薑林殷自顧自地下了山,好像之前跟他們關係很好都像假的一樣。

黎九歌見狀,想著渾水摸魚跟著兩人下山,誰知兩人站在原地看著她。

“雲兮,表哥,你們就讓我跟你們一起去吧,我不會添亂的,我已經學了很多東西了!”黎九歌撒著嬌:“我不想再看著你們渾身是血地跑回來了,就算是出了什麼事,死咱們也要死在一起。”

兩人對視一眼,風行止還想繼續勸,卻被姬雲兮攔住。

“算了阿止,就讓九歌跟我們一起吧,省的她自己之後偷偷跑下山還更危險。”她看著黎九歌笑了笑:“再者,九歌如今也是可以獨當一麵的人了,我們總不能一直將她當小孩子。”

風行止聞言有所沉默,他隻有這麼一個表妹,平日裡又都住在南燕皇宮裡,自小便是當親妹妹養著的,要說感情,除了母親和兮兮,他最在意的就是這個妹妹了。

看姬雲兮已經相信了她,雖然風行止還有些擔心,但也考慮到自己總有一天保護不了妹妹,所以她多多鍛鍊也不是壞事,加上有自己和雲兮在,應該也比她自己下山闖蕩得好。

於是終於點了點頭。

“太好了!謝謝表哥,謝謝雲兮!”黎九歌一聲驚呼,向前抱住了姬雲兮的胳膊:“我肯定很聽話,很聽話!”

容華到的時候,黎九歌像隻快樂的小鳥四處蹦躂。

他看在眼裡,心裡也跟著歡喜:“好了,像隻小鳥一樣,崑崙山還禁你的足了?”

黎九歌一看是容華,立刻乖了下來:“容華師尊。”

“跟你師父說了冇?”

“已經說了,師父說下山曆練是好的。”

容華點了點頭,凝水涵這個人很看重弟子的實戰,所以黎九歌的請求肯定會得到支援。

“那就彆等著了,收拾好了就下山去吧。”容華親自將人送至山門口:“一路小心。”

他像是一個將孩子送出門的父親,溫和又強大。

姬雲兮帶著兩人來到夢華閣的據點,直接牽了馬朝著東晉邊境的嶽城一路疾馳。

然而快馬還冇進入東晉的地界腳步就被絆住,隻見無論是官道還是鄉道之上,陸陸續續無數的流民。

他們麵如死灰,像是一群冇有感情的傀儡,慢慢地朝著一個方向漫無目的地走著。

不僅如此,在路邊還有很多屍體,屍臭味讓這條路瀰漫著一股死亡的氣息。

三人都傻了眼,這段時間他們閉門不出,兩耳不聞窗外事,竟不知東晉的邊境已經到如此地步。

算得上伏屍遍野,哀嚎漫天了。

他們三人牽著馬無法快步前進,隻能慢慢往前走。

偶爾會有流民對他們露出貪婪的神色,但是看到他們腰間的佩劍,又隻能收回自己的手。

黎九歌實在是看不下去,翻身下馬找了個婦人詢問:“這位大娘,你們這是……”

婦人茫然地抬了抬頭,看到一身華貴,仙氣飄飄的黎九歌,忽然問了一句:“是仙人來救我們了嗎?”

這一句話說得人心裡發酸,黎九歌無助地看向姬雲兮,不知道要怎麼回答纔好。

姬雲兮見狀也跟著翻身下馬來到婦人麵前:“我們不是仙人,隻是路過。”

她想過給這些一點希望,可是她也明白,那都是虛無的希望。

婦人聞言,哭哭啼啼道:“為什麼上天看不到我們的苦!近年大旱,莊稼早就顆粒無收了,現在朝廷還要增收賦稅,我們已經冇有辦法了。”

姬雲兮看向風行止,眼裡有些悲慼,天下異動,最可憐的還是這些百姓。

然而這還不是最悲哀的,婦人邊哭邊道:“我們一路逃亡,可是人餓得急了什麼事都做得出來,燒殺搶奪無惡不作。我們這些婦孺變成了他們的刀下魂啊!我的孩子……我的孩子也被殺了,他們說嶽城有座神山,山神需要祭祀,便將……”

她猛的哽咽:“便將我的孩子獻祭了!”

黎九歌瞬間捂住自己的嘴,難以置信卻又痛心無比。

“現在家裡隻剩我一人了,我得帶著一家人的牌位回家……”

她悲慼的眼神讓人心裡發涼。

黎九歌看向姬雲兮小聲問:“我們給她一點乾糧吧?”

姬雲兮搖搖頭:“不可,如今有糧食的人就是懷璧其罪,你給了她她冇有能力護住的,隻會害了她。”

風行止點了點頭,上前扶住黎九歌的肩膀:“你幫得了一時幫不了一世。”

姬雲兮看著這人間煉獄道:“幫得了一個,可還有這麼多人呢,他們怎麼辦?我們得從根源解決問題。”

青玄牽著馬,立刻上前拍馬屁:“主人說得有理。”

幾人加快腳步前往嶽城,到了城門口,風行止拿出通關文牒給邊境的守城將士,將領接過一看麵露吃驚。

“幾位是貴客,還請稍等片刻,待我通報太守。”

說著便讓手下去通知太守前來迎接。

不多時,太守乘著馬車帶著人趕到了城門口,見到幾人十分熱切。

“不知王爺郡主和小姐到此,有失遠迎!還請到府上一敘。”

眾人被一路迎進太守府衙,一路上太守對眾人噓寒問暖:“我看這通關文牒之上還有崑崙山的印記,幾位還是崑崙山的仙人?”

姬雲兮淡淡一笑:“不是,不過是路過罷了。”

太守一聽,心裡有些不滿,原來不是仙人……

不過幾人的身份都不低,太守自然也不能應付了事。

太守府裡已經備下了飯菜,有酒有肉倒是看上去十分豐盛,然而這府衙內和嶽城外彷彿一個人間一個煉獄。

黎九歌氣得雙手緊握,冷著臉想要斥責,姬雲兮敏銳地看出她想說些什麼,連忙按住她的手,衝她搖了搖頭,示意她不要出聲。

黎九歌不理解,心想著這樣的貪官汙吏,就該被千刀萬剮,怎麼雲兮一言不發?

帶著不解,她扭頭看向風行止,發現連他也示意自己不要開口。

黎九歌覺得心中像是堵了一口氣悶悶不樂地閉上了嘴。

-